网站首页> 资讯 > 文创动态 > 北京动态

故宫大展里的这些细节 或许会成为2018博物馆新趋势

26.8K

2018年01月12日   来源: 雅昌艺术网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经常提及:以午门、东西雁翅楼、武英殿和文华殿为主体的博物馆展览设施群,将成为故宫主要特展区域。西华门旁边的武英殿因为《清明上河图》火了,午门展厅因为《千里江山图》火了,接下来或许就是东华门旁边的文华殿了。

作为陶瓷馆的文华殿周边,大片海棠早已种好,只待4月份春风袭来,期待着一片花海引来新的故宫热。

热闹来临之前,我们先来回顾故宫刚刚过去的这一年。这一次,我们不谈故宫跑和排队,也不谈“萌萌哒”文创和IP热,我们来谈一谈那些故宫人用尽心思,却很容易被观众忽略的展览细节,而这样的细节或许正在影响着全国的博物馆,以及博物馆的工作方法。

于展厅中游走 即是溪山行旅的过程

参观过四僧书画特展的观众们可还曾记得?进入武英殿,走向展厅的白色大理石板路上,您的视线就被一块赏石所吸引,其实那是一块元代的造云石,上面还有顾瑛、董其昌等文人题字。

石头背后则是由四僧落款设计成的一幅错落有致的图画,远看像一件书法作品,近看则是不同落款、个性分明。“四人从未谋面,却在此处相逢,这是点题之法,令人遐想。”故宫博物院展览部副主任孙淼这样描述展览入口处设计的用意,当你还未真正步入展厅,与画家的对话已经开始。

书画展最吸引观众的自然是文物本身,而在展品之外如何突破博物馆旧有的“展柜内挂画”模式,为观众提供一个既优雅又贴合古代艺术家精神气质的参观氛围,这是故宫展览部近几年一直在努力的方向,而在2017年的三大书画展览中,我们似乎能够体会到了主创者们的用意。

明末清初的僧人,多远离世事,接近自然。对于四僧展览的设计,也就回到了画家对于自然的关注上:“于展厅中游走,即是溪山行旅的过程。”故宫博物院的展览部希望将这样的感悟带给观众。

163幅作品置于武英殿,画作纵横铺开,观者看得心绪飘荡,而在哪里能够凝心聚气呢?于是整个展览设置了三个空间,其一就是被观众称道的“禅房”。

孙淼形容这间禅房好似半山中的一间茅屋,观众来到这里可以歇歇脚了。屋中的陈设模拟了古代僧侣的起居生活之所,陈设完全出自想象,却能追溯到明末清初的文人趣味,屋里有画案、禅椅,供桌、佛龛、盆景、根雕,墙上还挂着古琴,房间里还设置两组四条屏,分别取自四僧的作品局部,虽画风不同,却无违和之感,画面别具一格。

“观众从过廊处往后殿遥望,好似从近山眺远山,云雾中一轮明月,奇木琴桌与仲尼式冷石古琴,完全是虚构的画面。站在近前,潇湘云水之曲与黄山奇景相配,四僧孤寂之心绪便投射在观者心中。”孙淼描述。

下半年同样在武英殿的赵孟頫书画特展,在小空间的设计上,同样沿用了四僧展的思路。展厅入口处,选择了一幅能够呈现赵孟頫多种笔法的《秀石疏林图》局部放大效果,前面同样放置一块赏石。序厅则以绿竹和竹影营造出竹影斑驳的效果,配上对于赵孟頫的简短介绍,向观众介绍了一位文人的人生轨迹。


四僧展览中禅房的位置,在赵孟頫展览中则设置了一间视野开阔的林中书房。后殿正中选择了赵孟頫知名的“红衣罗汉”进行放大,以装置的方式将人物稍稍从画面中突出出来,在整个展厅的绿色背景之下,红衣袈裟显得分外夺人眼球,尤其还设计了罗汉身后一圈亮光,两侧半透门扇,在微光的映衬下浮出幽篁掠影,仿佛竹林就在门扇的后面。此处设计引得不少观众与红衣罗汉纷纷合影留念。


而整个赵孟頫特展比四僧展览更用心之处,还在于对于整体空间的琢磨,在整个赵孟頫展览中,展览设计者多处运用绿色打造一片青绿空间,“包括展柜柜身、墙面和柱子,展厅仿佛被薄薄地施上了一层石绿色一般。”故宫展览部的任帅这样介绍,即便对色彩并不敏感的观者,也不难发现,步入展览空间,仿佛置身于丘壑林泉。


也许不少观者早就注意到,在几个特殊作品旁边展览还特意加入了充满文人意蕴的家具、盆景与瓷器摆件。孙淼介绍,从赵孟頫展开始,故宫展览部开始尝试在展柜之内营造小型场景,在原有的展柜玻璃上,则用半透明的磨砂贴膜进行覆盖,并将部分作品中的细节以喷绘放大于贴膜上,画中形象若隐若现,这大大削弱了玻璃对观众与书画的隔离感,留给观赏者最单纯的视觉体验,而能沉浸书画卷中,同时营造了整个展厅的氛围。

你注意到“千里江山”里的当代元素了吗?

细心的观众其实能够品味出,2017年武英殿的四僧、赵孟頫两个展览是与“千里江山”的氛围是有所不同的。如今故宫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思路是开拓式,借住社会力量完成展览展陈与空间设计,“千里江山”大展就是故宫博物院邀请著名设计师韩家英先生的团队共同参与完成,并加入了曾梵志、徐冰等当代艺术的艺术思路。

“要体现当代性。”这是韩家英在接到“千里江山”展陈设计邀请之后脑子里瞬间蹦出的想法,传统艺术本身很丰富,但在我们呈现的时候却趋于保守,这是韩家英对于当下传统艺术展示的评价,所以他希望在传统艺术展览中加入新元素和新技术,但是要警惕的是“过度设计”。

可是午门展厅建筑本身体量过大、展厅内部色彩浓郁庄重,这其实是与青绿山水画悠远自然的意境是向左的。

经过多次讨论,韩家英、故宫博物院展览部和设计团队将“千里江山”展览的基调色彩定为石青、石绿作为主色调铺陈,辅以泥金、绢白点缀,在展厅里适当之处以山石花木造景,并在空间中营造小空间。这与赵孟頫展览中的展陈策划不谋而合。


午门展厅需要漫步而上,所以,从午门西侧广场开始的 “山水造景”也是展陈设计中的重中之重,这是观众进入展厅的排队之处,在这里营造山水之境,造景所使用的设计元素都是从《千里江山图》中提炼而来,加以处理喷绘放大,无论是山水造景还是展厅外的大海报,都需要通过脚手架施工才能完成,尤其是其中的一棵松树造景,更是万里选一而来。观众拐弯走上午门展厅就如游走在青绿山水之中。


当代水墨艺术家徐累对于此次“千里江山”展览的主色调的选择评价颇高:“主色调值得赞一下,略带灰度的粉蓝色,色相呼应了《千里江山图》的青绿色,属于一种色系,但由于降低了它的明度,所以一点也没有‘抢戏’的感觉,反而衬托了青绿山水的明艳。”徐累谈到,红墙金瓦、加上蓝天,紫禁城基本上是高饱和度的颜色,展出传统书画最容易喧宾夺主,展厅内的色彩设置一下子让展厅安静了许多,也亮堂了许多,让观众在展厅里能够有一种波平如水的体验,在古老的宫殿里观看青绿山水,感觉特别奇妙。

“本次展览很重要,但是不能因此而刻意呈现显得很重要的元素。毕竟展览目的是为了将某些东西呈现给观者,但我不会考虑从设计者角度主观引导观众观展。”韩家英说,以一位设计者的主观能动性去处理观众的心态与展厅环境之间的关系,是他在设计中考虑的问题,所以呈现出一种环境、一种寄情山水的心态,一种纯粹的艺术美感,以此激发观众内心深处的共鸣,这或许是每个人心中都有的心态和愿景。

“博物馆的展览中,书画展属于难做的一类。中国画的传统就是私密观看,放在公共空间里完全改变了语境,此外平面作品不似耀眼夺目的器物容易提起兴趣,讲故事的技巧因此更显得重要。相比现代博物馆,武英殿的格局无法做大的调整,因此不可能根据脚本随意编排空间的序列,如此一来,又增加了一道屏障。”孙淼主任告诉雅昌艺术网,故宫比较特殊,在古建筑中做展览本身就有很难克服的障碍,环境是院落式的,室内和室外只有一步之遥,进门之后就是展厅,无论是对观众的参观体验、光线的变化还是对文物的展示,都具有很强的难度。

面对像武英殿这样的书画大展,在故宫主要由两个部门参与完成,一是负责书画典藏、研究的书画部,二是负责展陈设计策划的展览部。

书画部首先完成大展的学术策划、展览线索、展出文物框架等。展览部则根据策划方案与书画部首先完成讨论,讨论内容首先涉及到的文物是否能够全部展出,哪些文物不适合展出;第二则是这些文物的组合在视觉上的呈现是否足够好看,尤其是书画展览,并不是像出版研究的平面呈现,放在立体空间和环境里,作品的组合是否会显得太平淡?两个部门相互提建议,共同在展品上进行沟通和筛选。

当展出作品确定之后,展览部则开始策划展陈设计方案。选择怎样的材料,展厅用什么样的基调和色彩,灯光如何去调试,是否要加入投影,与观众如何互动这些问题则主要由展览部根据展览的学术性来策划。

例如上文提及的两场书画展览中的特殊造景,书画部从这几年的展览中刚刚开始尝试。“比如种一些竹子和盆景的选择就听难的,要考虑放进去的盆景能够在展期内活着并且保持比较好的状态,同时还要考虑要放进去的植物是否会影响脆弱的书画文物。”孙淼坦言,看似展览中一个简单的尝试,其实要经过反复试验和斟酌。

“例如四僧展览中禅房的几样家具都是跟私人藏家借的,因为宫廷的藏品跟僧人的生活是不匹配的,新的家具也找过多次,但总觉得味道不太对,我们希望是一个真实的还原,所以尽量找一些比较符合那个时代的东西。包括赵孟頫展览中挂了一把古琴,来自元代的古琴,得到了多位专家的认可。”孙淼告诉雅昌艺术网,在偌大的展厅里,或许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对于故宫展览部来说每一件展品的摆放都是比较慎重的,并不是随便抓来摆一摆就结束的。


据孙淼介绍,诸如赵孟頫、四僧这样级别的展览,书画部至少提前一年开始策划方案,而展览部则至少提前半年开始策划展陈方案;而2011年“兰亭特展”则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的前期策划时间。

简单一点说,展览学术性和文物的重要性主要由书画部把握,而文物的组合在视觉上够不够抓人则主要由展览部来把握。

在故宫做展览还有一个难点,那就是进入故宫参观的大部分观众并非是想去看一场展览,而是将故宫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和世界文化遗产来参观,来此并非是像前往其他博物馆那样迫切地参观某一场展览。而在这样的观众背景之下,如何能够让一场展览在巨大的古建筑群中快速吸引到观众?这也是孙淼以及他的同事经常讨论的话题,在这样的思考之下,展览的策划思路又与其他博物馆有很大不同。


很迫切的希望自己的展览能够吸引观众,却又不能纯粹为了迎合观众,这其中的度并不容易把握。“故宫展览的核心基础还是研究与学术,既要针对大众又要满足专业观众群体。”孙淼介绍,其实在大部分时候,一场展览就是一个艺术作品,他们在策划过程中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问题,而他们对观众的期待却只是:“希望其中的某一个点能够吸引到他就,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们的整个设计就是有效的,因为对于大部分观众而言,不可能理解到我们设置的完整思路,也不可能跟着我们所想的所有内容去走一遍。”

故宫展览部,20多个人的团队,其中负责展陈设计与空间设计的人员不到三分之一,承担了故宫每年的几十场展览和空间展陈设计改造的工作,我们熟知的宝蕴楼、紫禁书院等内部空间的展陈设计也由展览部承担。所以,借助社会力量的加入,整合各类资源,发挥馆外合作方的各自擅长,或许是博物馆将来要走的一条新路径。总之,就是能够运用更新技术、新方法,保证文物安全的同时提升观众参观的舒适度,虽然这样的变化可能不是那么迅速,但些许改变总能带来观众新的感官体验,这样的改变也正是全国的博物馆在探索的新路。



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