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讯 > 文创动态 > 国内动态

文创产品:实用价值美学价值文化价值统一

26.8K

2018年05月17日      来源:深圳特区报

瑞兽毯枕、珐琅彩手镯、年画书签……在刚刚落幕的文博会上,文创产品人气爆棚。近年来,随着“博物馆热”兴起,博物馆周边文创产品也随之大卖,尤其是“故宫淘宝店”的开张,“朕知道了”胶带、摆着剪刀手“萌萌哒”的雍正帝,一大批文创产品疯卖,让人感受到博物馆IP的巨大前景。

然而,随着产品的泛滥,粗制滥造杂陈其间,也有批评指,博物馆文创正沦为“卖噱头”的“一次性旅游纪念品”。15日下午,首届天誉杯深圳博物馆历史文创产品设计大赛终评暨颁奖典礼在深圳天誉实验学校举行。记者借此机会,采访了专家学者以及教育工作者,听他们畅谈博物馆文创如何做到既满足当代人的生活需求又符合现代审美,同时还能传承历史文化。

文创是对传统文化的深刻提炼,不能“唯市场论”

近年来, 我国各地文创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眼花缭乱的产品让人目不暇接,但在原创方面,仍处于初露头角阶段,各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尤其是博物馆文创,有的产品,仅仅是把一副古画印到披肩之类的生活用品上或者把文物等比微缩成室内摆件,如此简单粗暴的“复制”,完全谈不上创意。从事文创行业多年的斑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广州事业部总经理金向峰认为,优秀的博物馆文创一定是对传统文化的深刻提炼,同时对公众审美不能一味迎合,在审美上要高举“引领”和“导向”的旗帜。速腾互动文旅艺术IP运营总监南彰女士也表示,审美需要引领,做博物馆文创要有责任心。

曾任台北故宫博物院发言人的金士先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文创产品的根基是文化,创意只是延续文化的手段,做文化创意不能唯市场论,去生产低俗文创产品。他分享了台北故宫文创之路经历的三个阶段:“最开始也是比照展出的文物单纯复制,平面的、立体的,强调仿真,做得越像真的越好。到2000年左右,台北故宫文创开始有了质的飞跃,不再求其仿真,而是求乎创意,究其原因,是世界知名的设计公司阿莱西在全球做了许多活泼生动的艺术纪念品,给了台北故宫很大的刺激。第三个阶段则是台北故宫自己做高端开发。”

金士先解释说,比如台北故宫自行创作的高仿瓷器和画作,自己发行的出版品,这类商品定价较高,市场份额也不大,满足的是小众市场,用以证明博物馆的供应能力。 “花哨、新潮和卡通我们都可以接受,但有损博物馆形象和文物价值的‘亵玩’则不行,比如做盥洗用品。”金士先表示,文物就是文物,有一定的社会价值和教育性,要给它尊敬才会有永续性。

深博联手学校,从学生中寻找“未来之路”

在15日的首届天誉杯深圳博物馆历史文创产品设计大赛终评会现场,记者看到了31件出自深圳天誉实验学校学生和教师们的文创方案以及样品,创意天马行空,其中既有笔袋、U盘、便利贴,也有钢笔、水壶、橡皮擦等等。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文创产品是以深圳博物馆提供的11件馆藏文物和深圳本地非遗为蓝本、充分发挥想象进行创意设计的。现场评委评选出4件优秀作品,交由深圳博物馆量产并销售。

深圳博物馆馆长叶杨告诉记者,国家对博物馆文创高度重视,2016年5月,有关部门出台《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若干意见的通知》,要求深入发掘文化文物单位馆藏文化资源,发展文化创意产业,而这次大赛就是深博发展文创的一次实践。叶杨表示,文创产品消费受场景限制,“比如雍和宫的福字就卖得很好,但出了雍和宫,人们就不一定买了。”他认为,文创是个大概念,博物馆文创要跳出“旅游纪念品的窠臼”,就必须既要遵从文化价值,又要了解大众心理。“买这个东西,大家拿回家还能用,还喜欢用,而不是一次冲动消费,这样的文创才有生命力。”叶杨说。

深圳博物馆副馆长杜鹃说,深博联合深圳天誉实验学校举办的这次比赛,其初心就是让孩子们通过参与文创设计对传统文化产生民族自豪感。“另一方面,年轻人是文创消费的主力,他们自己最了解自己喜欢的东西。”杜鹃说,“与此同时,比赛还有深博的研究员、学校的老师引导,确保孩子们的创意不跑偏,同时在创意设计的过程中感受中华民族历史的温度。”

文物再生,文创是博物馆社会教育的延伸

“做文创要让文化、艺术和产品联动起来。”深圳市字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刘美松指出,如今很多所谓的“原创”只是流于表面,停留在“换个图案设计再贴上去”层面,没找到文化的精神力。刘美松称,中华文化讲究文化自信,要把精神力和实用性打通,才可以做好中国的文创产品。

而博物馆文创就更难了,要做到既满足当代人的生活需求,又符合现代审美,同时还能传承历史文化,的确不容易。这方面,台北故宫博物院开了一个好头。“买回去仿佛把文物也带回了家,触摸到历史的温度。”在台北一口气消费了2000多元新台币的何小姐这样描述她购买的动机。与一般文创商品相比,“文物再生”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得天独厚的优势,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在充分了解文物的基础上进行设计、研发,这方面,台北故宫博物院动足了脑筋。

深圳博物馆副馆长杜鹃说,这不仅需要设计人员有很深的人文积累,对文物做足功课,同时也对公众审美提出了要求。“有的时候,一些公司简单的复刻一下文物信息,产品就可以卖得很好,而有些文化内涵深厚的产品反而不好卖。”

深圳博物馆馆长叶杨总结说:“博物馆具有社会教育的功能,文创也是社会教育的延伸。”此次,深博与深圳天誉学校联合主办的首届天誉杯深圳博物馆历史文创产品设计大赛就是以“教育”为前提,11件大赛指定参考文物几乎都是“深圳特色”,如南头红花园出土的“乘法口诀刻文砖”、“大鹏城出土清代翎管”、“咸头岭出土印纹陶尊”等等。深圳天誉学校马老师表示,通过这次比赛,学生们既发挥了创意,又了解了深圳本地文化。



第1页